资讯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  学问  ->  文学  -> 正文

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和下川村

来源: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2019年09月20日

  ■翁德汉 文/图

  二十几年前,我在师范学校读书时,经常到离学校不远的玉海楼参观,至今震撼。毕业后,我来到丽岙街道下川村工作。直至今日,我才了解到,玉海楼和下川村曾经有着密切的关系。

  这事还得从建玉海楼的清代学者、藏书家,官至太仆寺卿的孙衣言说起。

  孙衣言19岁参加院试,27岁考取国子监教习,30岁考中举人,36岁考中进士,后“充文渊阁直阁事,得以阅览《四库全书》,特别注意检阅其中温州乡贤的著作。” “光绪五年(1879),内召为太仆寺卿,称病不赴任,65岁的孙衣言返回乡里。回乡的行装,主要是购买和抄写回来的图书,其中温州地方文献不少,共有462种。”他的著作有《瓯海轶闻》《永嘉古文词略》《永嘉内外集》《逊学斋诗文抄》等,其中有篇文章《重修帆游桥堤记》,里面所讲的戴美斋和戴恩父子,就是下川村人。

  帆游村为下川村的自然村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位于下川村的戴在鹏小学任教时,经常要家访。从下川村出来,到帆游村,除了水路,只有到连接104国道的村口,往温州市区方向走一两千米,右边有一路口,我记得这里有一间房子还是我一学生家的。往前走,见一桥,乃永瑞桥。过桥,对面是帆游山脚下,也就是“帆游桥堤”。宋代郑缉之在《永嘉郡记》里说:“帆游山,地昔为海,多过舟,故山以帆名,在安固县北。”这安固为现在的瑞安。孙衣言《重修帆游桥堤记》第一句就提到:“帆游桥在帆游山麓,南为瑞安,而北为永嘉,故曰永瑞桥。”现在的下川村人,还是称永瑞桥为帆游桥。永嘉,既为温州,该桥可以看作是当时温州和瑞安的交界处了。据说,此处的水,往北的流向瓯江,往南的流向飞云江。

  孙衣言从瑞安出来去往全国各地,大部分是走水路通过温瑞塘河的,必然会经过永瑞桥下,因为这一段卡口只有一个。这桥是周边仙岩、丽岙、茶山、南白象一带的重要通道,几不可替代,来来往往的人多。就算如今有104国道、温瑞大道,茶山路口有通道,塘河仙岩段桥多,但是永瑞桥依然繁忙。日前,我特地去看了这桥,想拍一张没车子来往的照片也不得。在永瑞桥帆游山一端,有个建桥碑文,上面说该桥始建于清代道光年间,原建是三孔石桥,后改建为铁桥,2000年11月倒塌后重建。

图为架在塘河上的永瑞桥和右边的帆游堤

  因为经常路过,孙衣言发现:“里人筑长堤属之桥,高广仅逾丈,盛夏潦水盈堤,上没踝,行者病之。”为此,孙衣言出七十两银子,加上其他社会名流“各助以钱”。资金集中后,交给一个叫戴美斋的人。戴美斋“自往程督之,日辰出酉归,时方盛夏,或暴行烈日中。”还把他考了瑞安第一,即将参加温州府秀才考试的儿子戴恩也叫来,放弃“学使者按临即补弟子员”的机会,一起督工。两个月后,戴美斋因累而病,还念叨着修堤之事,不久去世。后戴恩继续完成修堤,“于是大水不能漫堤,人往来堤上,咨嗟太息言戴君,而君不及见矣。”

  《重修帆游桥堤记》说:“君字美斋,居下墩,去桥西南二里所,皆戴氏。”下墩,即如今的下川村。该村本是几个岛组成的,演变百年,如今村子里还有八个“墩”守侯在塘河里。其中有七个“墩”在永瑞桥边上的水里,上种有各种农作物,被人称为“七星岛”。据村民说,夏天下雨后,“七星岛”上必然有“霞”,“霞墩”由此而来,后来变成了“下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村民猜测是有人觉得“墩”字难写,随随便便给写成了笔画极少的“川”字。在方言里,这一带的人还是将“下川”读作“下墩”,大概有一半的村民姓戴。《重修帆游桥堤记》一文对戴美斋和戴恩父子的无私之心大为赞叹,其后代“皆令延师教之,比屋诵读声相闻,戴氏遂为士族。”这篇文章刻成碑文,最下面有“资政大夫、前太仆寺卿、江宁布政司、翰林院侍讲孙衣言撰”“刑部主事孙诒让书”的文字。进入二十世纪的下川村,戴氏出了不少人才,比如1935年3月出生于该村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戴金星。也出了戴氏父子那样的无私帮助村里的人,比如早在1970年代就捐资2万元购置大型拖拉机赠送给下川村集体发展农业生产和1993年出资55万余元为下川村建设了一幢三层9个教室3个办公室教学楼的戴在鹏。

  孙诒让是孙衣言的儿子,出生于1848年,被称为“清儒主流中最后一位大师” ,章太炎称其“淹通今古,著纂闳博;晚清特立之儒,三百年绝等双。”其一生著述近四十种,涉及经学、史学、诸子学、文字学、考据学、校勘学等方面,其中《墨子间诂》和《周礼正义》冠绝大江南北,其墓在梧田街道南村。

图为戴氏小宗

  孙诒让的《戴氏小宗祠记》开篇就谈:“霞墩戴氏,宋元旧族也。”此霞墩,即他父亲文里的下墩。该文讲“绍葵公者,以农起家”,详细先容其三个儿子,第三个就是《重修帆游桥堤记》中的戴美斋。文中说:“美斋虽起自田间,而识量高迈,儒者不能及也。尤尚义乐善,遇乡里善举,必力赞其成。晚年以修帆游塘,冒暑督之,积劳得疾,竟卒。先公尤悼惜之,事具《逊学斋集》。”父子共唱,也算佳话了。

  孙诒让把绍葵公这个家族的事迹从头到尾讲述了一次,然后说:“诒让自龆龄即识公式斋、美斋两丈。既长,与瀛仙交尤密,申以姻娅。” “姻娅”泛指姻亲,说明两家关系非常密切。绍葵公后人建了家庙,请孙诒让“为文以记之”,这大概是此文的来历了。文章最后记上时间为“光绪庚子五月”,也就是1900年5月。

  为了寻找孙衣言孙诒让父子的踪迹,我特地又一次来到下川村。

  如今的下川村,夹在了104国道线和温瑞塘河之间。从国道这头的村口直进去,大概走一百米就是我曾经工作过的戴在鹏小学。“村两委”干部带我转到了小学边上,面朝河流的一小屋,只见门上面有四个字“戴氏小宗”。我很惊讶,说:“这是1993年戴在鹏小学建成前的老下川小学校舍,我在这里工作时进去看过的。”他说这建筑最早是戴氏小宗,后来成为小学的校舍了,新小学建成后,依照政策还成“戴氏小宗”。而建筑已几经改建,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只是位置就在这里。孙诒让在《戴氏小宗祠记》里说:“余观其经营详备,华而不侈。”说明孙诒让是来这里看过,脚踩的土地是不是他曾经走过的?

  穿村一路到底,是塘河边上的一个小码头。我坐水泥船去塘河上走了一圈,见识了宽广的水面。当年,温瑞塘河不但是交通要道,来来往往的各类船只非常多,更是两岸人民的生活来源。村民说下川村最多时有200多艘船,有的人家有一大一小两艘。最终,繁忙、热闹的塘河淹没在历史中,而河水依旧,永瑞桥依旧,帆游山依旧……

编辑: 陈奕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