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  学问  ->  文学  -> 正文

荡漾在时光和记忆里

——瞿溪街道大岙村
来源: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2019年12月23日

  ■陈丹 文/摄

  近日,我回了一趟老家——瞿溪街道大岙村。八九岁的时候,我就离开村子,随家人到了镇上生活,后来又搬到更远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老家在空间上的距离虽然越来越远,但我对于老家始终没有任何陌生、疏离的感觉。

  石头小路消失了,石板小桥不见了,水泥路和水泥桥修起来了,屋前的小溪渐渐变窄了,又有几间老房子变成了小洋楼……三十多年过去了,小山村一年一年不断地变化。每年我都会回大岙村几次,每次都是心情平静如水,仿佛没有任何变化能够打乱我的心境,像是把老家的模样永远定格在了三十多年前。但是,这次回老家有点不同,就像是触发了某个开关,记忆闸门一下子被打开,原先固定的画面变得鲜活,开始流动,逐渐汹涌。

  突然之间,我的心情不再平静。这里的一景一物,都让记忆的洪水倾泄而出,万千思绪默默勾勒着这座荡漾在时光和记忆里的小山村。

古宅

  一

  大岙村位于瞿溪街道西部山区,村庄就建在一片朝南的山坡上。这里四面环山,水丰瀑美。只见远处群山起伏,竹林密集苍翠,清溪涧水潺流。一大一小两股塘河源头之水穿村而过,奔流不息。

  村口是大岙最美丽的地方。溪流、小桥、路亭、红枫、屋舍,组成了大岙最让人难以忘记的风景。记忆中,几棵高大红枫的旁边有一排平房校舍和一座大礼堂。我小学一二年级就是在这个村办小学上的。冬天课间休息的时候,同学们会找到阳光充足的一面墙,紧挨着墙站成一排,大家互相用力推挤,接着就是阵阵欢快的笑声。据说,这样能让大家的身体很快变得暖和,所以乐此不疲。学校后来停办了,大礼堂直到前年才推倒重建。

  走过桥,就是著名的船放岭古道。抬头可见,层层叠叠的梯田中间,一条杂草丛生的石板路蜿蜒而上,隐没于山野竹林之中。古道至今保留完好,道旁是古时人们引溪流灌溉稻田的水渠,依旧流通顺畅。

  “船放岭”古道,又称“船帆岭”,村民也有称“门前岭”的。起于大岙村,沿笋山而上经泉东坑村,止于瓯海与瑞安交界的大蟒坪自然村,全长3.56千米。这是一条千年古道,系古时瑞安湖岭、林溪、瓯海北林垟等地与瞿溪之间的重要通道。

  相传在清代,山洪暴发,大岙村水满起,岭上船也可以放下,于是叫船放岭。村里一直流传着一句俗话:“塌了廿三都,埋了十八都。”就是描述大岙的一次重大水灾。清时大坳属于廿三都,大岙属于十八都。据记载:在清咸丰三年六月廿四夜,大坳的坳门山塌裂一半,山石和洪水俱下,几乎把大岙全村掩埋,溺死和压死一百四十余口,来认殡者只有四十余人。

  我不确定船放岭之名是否真的与这段令人心颤的历史有关,但是跟大水、洪灾有关是肯定的。

船放岭古道

  二

  从船放岭古道折返回来,往左,沿着水泥路继续前行,就是当初众多村民聚居的地方,我家老屋也在其中。

  大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村,宁静安祥,古朴自然。村中百分之八十以上还是古屋,其中不少是百年以上的古宅。这些古屋多为双层木构建筑,门窗椽柱雕饰精美,古色古香,原汁原味。古屋前大多有院墙围出的一片“道坦”,在岁月的浸染下,这些块石垒砌的院墙早已发黑斑驳,长出了草,爬满了藤。

  这次回来,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古屋由于年久失修,日渐残破,倒塌后只剩下残垣断壁。不过此行也有惊喜,我在一片古屋群中发现了一座很特别的老门台。该门台除了两头飞翘的正脊和顶上覆盖的青瓦之外,其它部件均为木构。这些年,我也看了不少老门台,像这样的木构老门台还是第一次见到。古屋的主人说,这个门台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老门台离我家老屋其实不远,也许小时候我就曾见到过它,但是确实没有印象。

  另外一座古屋却让我念念不忘,每次来大岙,都会走进院子看一看。在我的印象中,古屋院子的两头种了一大一小两棵柚子树,大的结白心柚,小的结红心柚。每到柚子成熟的时候,这个院子就是全村孩子瞩目的焦点,枝头上垂挂着的一个个果实,对孩子们来说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于是,大家三五成群,拿着长竹竿,偷偷溜进院子,个高的孩子负责捅树上的柚子,个小的孩子则负责捡掉下来的柚子。一帮孩子费了老大劲,好不容易才能捅下一个来,翘首等待许久的孩子赶紧捡起柚子抱到怀里,转头就跑。跑过小石桥,一溜烟钻进对面的水竹林中,然后几个孩子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慢慢品尝自己的胜利果实。一番刺激的历险之后,分到的那一瓣柚子吃起来格外香甜。如今,水竹林不见了,大石头不见了,连那棵大柚树也不见了,只有那棵小柚树依然还在,它越长越粗,越长越高,结满了沉甸甸的果。

坑底

  三

  溪流是大岙村的命脉,“哗哗”的流水声滋润了一代又一代大岙人。而大岙村也因为溪流有了灵性,有了生机。

  流经大岙村的溪流主要有两条,按照大家村民自己的叫法,一条叫“坑底”,另一条叫“暗门坑底”。大岙村的民居主要分布在“坑底”两岸,“坑底”跟村民的生活联系得更为紧密一些。“暗门坑底”的两旁多为粮田、笋山,而且它的水量更加丰沛,主要偏向为村民生产服务的功能。我现在还记得,在“暗门坑底”曾经有一座很大的水碓,村里的纸农有时到半夜,还会提着煤油灯到那里“捣刷”。

  “坑底”溪流就从我家老屋门前经过,因此我的许多童年记忆都与这条溪流有关。小时候,这条溪流还是很宽的,水量也不小,还有很多很深的大水潭。很多孩子就是在这些水潭中学会游泳的,我人生中掌握的第一种泳姿——“狗刨式”,也是从一个个水潭中扑腾出来的。

  这条溪流有一段溪面特别宽,底下是一大片平整的岩石,水流缓缓从岩面流过。这是一个天然绝佳的洗衣场所。天气晴好的日子,妇女们会端着木桶来到这里,聚集在一起,一边说着笑一边洗衣物。敲衣棒拍打衣物的声音,刷子用力滑过衣物的声音,小孩子玩水嬉戏的声音,还有不时传出的爽朗笑声……就在各种声音的相互应和中,浓郁的生活气息就这样十分自然地氤氲弥漫开来。

老门台

  当天,我带着那些美好的童年记忆,再一次溯溪而上。溪流变窄了,水量变小了,又大又深的水潭消失了,清清浅浅的小水坑出现了,一丛丛蒲草在肆意地生长。溪流不可避免地发生着变化,跟我记忆中的样子大为不同,好像现在的溪流更加原始,更加蓬勃,野趣横生。

编辑: 陈奕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