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  学问  -> 正文

山水有相逢 记忆长留香 ——再访瞿溪分水城和石岩屋

来源: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2020年01月20日

  ■陈丹 文/摄

11.jpg

  封存在心底的记忆,就像潜藏在地下的暗河,在很长的时间里都静默着、等待着……大家不会轻易想起,也不会经常提起。但是,它们从来没有被真正忘却,只要遇见合适的机会,也许是一场久别的重逢,就会突然之间喷涌而出。

  瞿溪高山上的分水城和石岩屋,很多人并不陌生,都知道是我区的两处名胜古迹。对瞿溪本地人而言,更是再熟悉不过,它们是小学生春游或秋游必选目的地,也是大家心底永远珍藏的美好记忆。

  日前,我和朋友相约同游分水城和石岩屋,这是一次久别的重逢。上次去这两个地方,我还是一位穿着白衬衫,系着红领巾,时刻准备着扶老人过马路的小小少年。这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大家从瞿溪桥上村驱车直接前往分水城,汽车在蜿蜒上升的水泥公路上缓慢行进,我的记忆大门由此渐渐打开。

  那可能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春游,在此之前我都没听过“春游”一说。我的小学一二年级是在一所乡村小学度过的,后来才转到镇上的学校上学。很多人都知道,乡村小学里有“农忙假”却没有“春游”,因此我对那次去石岩屋和分水城的“春游”记忆犹新。

  当时,去石岩屋和分水城可不像如今这么方便,那真的是全程靠脚步丈量。大家从瞿溪走到雄溪,然后沿着古道到达石岩屋、分水城。这条古道现在叫石岩屋古道,原名“分水岭”,因岭上多枫树又有“枫树岭”之称,是古时永嘉县与瑞安县的交通要道。清光绪年间所著的《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中有记载,属当时温州府西向通往瑞安的陆路干路,起点雄溪,终点瑞安林溪。

  古道上以分水城为界,瓯海境内长约3.5公里,一路枫树成林,沿途景观众多,清溪深涧,奇峰怪石,风景如画。小孩子总是好胜的,而且个个精力过剩,于是登山游览山水硬生生变成了一场登山速度赛。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在那场“登山比赛”的成绩,我只记得春游后回到家中,发现脚底板上磨出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水泡,还是妈妈用针帮我挑破的。

  汽车行进二十分钟左右,我和朋友就到达了分水城。不远处,温柔起伏的黛色山峦中横亘着一段古老城墙,条石垒筑,饱经风霜,坚硬粗犷,就像是一队身披黑色铠甲的战士在莽莽大山驻守千年。

  分水城南起大伏山脚,循天然山脉向北延伸至焰火山山脚,城南为瑞安,城北为永嘉(现瓯海)。现在残存的城墙约170米,高约3.4米,厚约3.6米,城墙两侧墙面用花岗岩条石垒砌,原先中间的填土成了荒树杂草的扎根之所。城墙中设有一个方形的城门洞,高3米,宽3.2米,深7米,原门洞中设门,如今高大的门早已失了影踪,只留下孤零的臼孔。

  分水城相传宋末元初已建城。明嘉靖《永嘉县志·城池》载:“龙门岭隘,在十七都。”瑞安方向有龙门寺,附近有龙门山,据此推测龙门岭隘即为此城。分水城既是古时森严的军事关隘又是永嘉、瑞安两县的分界标志。历史上作为瑞安通往温州的交通要道之一,瑞安西北部山区纸农挑纸到雄溪、瞿溪等地售卖必经此城。

  沿着新砌的花岗岩台阶向着城门洞行去,两侧是寂静的山林、繁密的古枫,还有细雨之后飘散的几缕薄雾。朋友说:“走着走着,居然有了种修仙小说中涅槃飞升的感觉。”离城门洞越来越近了,城墙厚重、沧桑的历史感扑面而来,瞬间将大家拉回现实,然后一把扔向了遥远的过去。

  分水城建于何时?因何而建?一直没有确切的文字记载,却也留下了许多与之相关的故事。宋末元初,南宋的两个末代皇帝——益王和广王,更把温州当成了他们最后的国土,先后避难温州。这时的温州也就成了宋元必争之地。在这么一个朝代更迭的动荡时期,南宋残存的军民确实很有可能在温州的群山之间构筑这么一座险要关隘,用来防御元兵的兵锋侵袭,保卫他们最后的家园。到了明代,分水城也许还经历过一次大规模的修复或是重建,成为了抗击倭寇进犯的城寨雄关,抵挡住了伸入温州城的熠熠寒光。

  源于少年时的惊鸿一瞥,分水城从此就以一种城池的姿态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这种记忆竟是如此坚固,无法撼动!哪怕三十多年后的这次重逢,我的眼睛只见到了一段残破的墙,我的双手真实地触摸了黑色的城墙……每次想到分水城,我的脑海里浮现的仍然是那一片有些模糊的,坐落在苍莽群山中苍茫的城。

  在我的记忆中,分水城是和石岩屋紧密相联在一起的。去了石岩屋,就一定要去看看分水城;到了分水城,当然也要去看看石岩屋。从分水城下来,和朋友走在狭窄的,还有点湿滑的石道向着石岩屋行去,走过神形兼备的蛤蟆岩,我知道石岩屋就快要到了。

22.jpg

  石岩屋是一块天然巨岩,大可数十围,背上平坦,岩下宽约六七米,深约十多米,能容纳百余人席地休息。曾任温处道道员的宗源瀚在《浙江水陆道里志·永嘉县分图》中称其为“仙人屋”。因过往行人不绝,旧时曾有人常住岩下,以卖酒饼薄利维生,故又称“石岩屋”。 巨岩上崖刻“石嵒屋”“王卓書”“ 民国廿七年岁在戊寅春刊”,这些崖刻题字到今天仍然字迹清晰。这“仙人屋”自古也是引文人雅士探秘的所在。清代学者孙衣言曾有诗云:“放棹沿回溪,溪行忘纡曲。复遵沙岸平,遂造北山足。”

  小学时的这次春游,给了我对石岩屋最深的记忆。当时,春游的队伍曾在石岩屋停留了很长的时间,大家还在石岩屋前的溪流边上寻了一小块空地野炊。大家用溪石垒了灶,捡拾树叶枯枝,生火架锅煮起了粉干。还记得,可能是火候不够,当时煮的粉干好像还没完全熟,而且也没加什么调料,所以吃起来又硬又淡。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把那一锅的粉干吃了个底朝天。

  山水有相逢,相见必有期。分水城的残垣断壁,石岩屋前的红枫小溪,收藏和记录了我年少时许多回忆。还没有别离,我就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不经意的重逢。

编辑: 陈奕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