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  学问  ->  文学  -> 正文

奇人曾衍东与三垟湿地的故事

来源: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2020年07月28日

  ■冯强生

  在中国学问史上以狂放不羁而名留青史者众多,大名鼎鼎的如李白、徐渭等,皆是千百年后名篇典故依旧不断传诵的传奇人物。在清代也有一人个性鲜明,书画文章皆有声名,艺术风格影响了多位现代著名画家,他就是“七道士”——曾衍东,被誉为“被遗忘的漫画先驱”。

微信图片_20200724091528.jpg

三垟湿地一角风光 陈丹/摄

  一

  曾衍东生于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字青瞻,一字七如,号七如居士、七道士,祖籍山东嘉祥,为曾子第六十七代孙。清乾隆壬子(1792年)举人,清乾隆至道光年间画家、小说家、杂剧家。

  曾衍东的父亲曾尚渭,字映华,初为生员,后得恩贡生衔。曾衍东作为家中长子,深受其父钟爱,自幼即随父从宦四方,十多岁便考上秀才。可他并不醉心于八股文,而是杂学旁收,有广泛的爱好。受父亲影响,他很早就喜爱绘画,以艺术家的感触与大自然交流并显露才情。青年时,曾衍东走南闯北,在山东、广东、湖北等地做了二十多年官衙幕僚,自称“泛江航海,登五岳而上四山,足迹遍天下一十五省”。而当时中国只有十八省,足见其见识之广。

  五十岁那年,曾衍东考取了亁隆五十七年壬子科举人。嘉庆六年,他以举人身份入仕,先后在成宁、江夏、当阳、巴东等地做过几任知县。他在任内,体恤百姓,爱民如子,清廉奉公,平反冤狱,因此也常常得罪上司。

  在巴东县令任上,曾衍东不听上司韩葑的事先招呼,拼着“此官可去案不移”, 坚持平反一桩冤案。上司设下圈套,让其亲自押解犯人赴省城。途中,犯人以四百金行贿,他押人犯到省城后,当堂呈交了贿金,以为这是光明磊落的处事方式,上司却诬告他“先吞后吐”,比照诈财罪名革职流放温州。从此,他的仕宦生涯戛然而止。他本想仿效海瑞做一个清廉勤政的好县令,现实却只能叫他学郑板桥卖字画为生了。

  二

  幸好民间自古就有“天下一曾无二曾”的遗风,崇尚天下曾姓是一家。永嘉郡城(温州)西北的九山湖畔,“依绿园”(即后来的籀园)主人旧宦曾儒璋后人曾立亭,念同族之谊收留了他一家,暂住在“入画楼”。

  第二年,曾衍东在园边宝庵桥附近的大榕树下,自建了陋室,面向九山湖,邻近松台山,波光山色正好,使他稍稍安心。他将居所命名为“小西湖”,靠着卖字鬻画为生,还在门上写了幅对联:“挂冠自昔曾骑虎,闭户于今好画龙”。

  温州地处古越的南蛮之地,历来有官员流放在此,垂老之年陷此苦境,曾衍东的心情不难想象。在《古榕杂缀》的小引中,他毫不隐瞒地吐露自己的窘况:“直住得意懒心灰,了无生趣。最是没饭吃,乃一桩要紧事。家中大口小口,哑哑待哺,温州又特死煞,道士困穷,拙于谋生,不得已,只好涂涂抹抹,溷人眼目,画几张没家数的画,写几个奇而怪的字,换些铜钱,苦渡日子。”我一直不能理解“温州又特死煞”的准确意思是什么?反正总是过得不顺心吧!

  曾衍东才气充盈,为人清高倔强。他在《日长随笔》里写道:“人所不能做的,我偏要做去。人所不能减的,我偏要减去。”依这种性格,就注定了他一生的坎坷。虽然他的画在当时已经很有名气,“当时得之者无不拱壁珍之”,如果认真卖画为生,应该是能衣食无虞,生活得不错,但他说:“人索我画,我却不画。人不索我画,我偏要画。”这样的个性只能使他穷困潦倒,据说他有时还会穿着七品官服,提着个竹篮,到府前街买几块豆腐。

  曾衍东一生困顿却高寿八秩,关于其号“七如”有一说法流传甚广。所谓“七如”,取“花酒琴棋诗字画”无不如心之意,但终其一生,面临的却是日日“柴米油盐酱醋茶”,事事不如意。曾衍东在《古榕杂缀·折桂令》自嘲云:“苦的是老来穷,万里孤苦,愁的是亡命囚徒东海鳏。无生路,穿也无衫,食也无餐,断发文身,尽消磨瓯越荆蛮。”

  三

  自六十五岁起,曾衍东就一直生活在温州。既来之,则安之。年复一年,曾衍东的足迹遍布温州多地,游山玩水,纸上丹青,笔下吟咏,同时留下很多故事和传说。

  据说,永嘉场海滨一位喜欢字画的老童生,曾邀曾衍东去住些日子,天天生猛海鲜款待。但见曾衍东日日饮酒取乐,就是没有动笔画画的意思,于是忍不住流露出想得其墨宝的意思。曾衍东就吩咐佣人替他磨墨,并将磨好的墨汁倒入水桶里。就这样磨了二天,墨汁装了半水桶。接下来,曾衍东又叫佣人另用醋来磨,把磨好的醋墨倒入另一水桶。磨好两桶浓墨后,曾衍东依旧没有动笔,继续大鱼大肉,到处游玩。老童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又不便催促,只得照样笑脸相待。这时,曾衍东却向老童生说:“我在贵府已有半月,承蒙款待,感激万分!今先告辞,日后定当再谢。”说罢,双手作揖打拱,转身走向大门。老童生看着两个半桶浓墨摆在那里一动未动,慌了,连忙赶上前去拉着他说:“老先生叫我磨墨,不是想作画吗?”曾衍东哈哈大笑起来,说:“哦,我怎么都忘了呢!快拿匹白帛来剪断,双幅缝成大布,平铺在晒谷的篾簟上,把两桶墨都摆在旁边,我这就给你画!”

  老童生这下可高兴了,忙从樟木箱里找出整匹上好白帛,命佣人按曾大人的吩咐准备停当。只见曾衍东拿起斗笔,醮上浓墨对着白帛凝视片刻,猛地扫起一脚,“噔,噔”两下,把两桶墨汁都踢翻在白帛上,即随手将斗笔就着白帛,上下左右涂来点去,最终将笔压在帛上转了个大圈,用力一扫,半句话也没说,就扬长而去了。

  一连串动作把老童生惊呆了,等他清醒过来时,曾衍东早已不知去向。老童生只好叫佣人把这段白帛拿到门前河里洗洗干净,准备以后染青另派用场。当佣人把洗过的白帛挂在道坦下竹竿上晾晒时,老童生在厅堂上远远望去,顿时一双老眼瞪得大大的。只见白帛上墨迹浓淡有致,好像乌云滚滚,一条巨龙张牙舞爪在云海中穿行,绝对是一幅难得的好画。他讲不出有多高兴了,疾步飞奔而去,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不禁手舞足蹈起来,连连赞叹:“好画,好画!神奇,神奇!”他就这样坐在画旁边欣赏边守护,等它墨迹一干,连忙锁进了樟木箱。

  曾衍东泼墨成龙的奇事很快流传开来,他的画名也是妇儒皆知。这个故事颇具传奇,上个世纪50年代还在温州的市井街坊间流传着。

  四

  三垟湿地地处城效,河道纵横,景色宜人。喜好山水的曾衍东当然不会错过,因此这里也流传了很多有关于他的故事。

  据说,一个闷热夏日午后,没有一丝凉风,住在九山湖畔的曾衍东一觉醒来,手执蒲扇不停地摇着,还是没有一点清凉。正在烦燥之际,他想起了南塘外南仙垟园底的曾宅花园主人,前段时间曾邀他去住几天,心想:“去湿地乡村避避暑、散散心也是个好主意。”

  次日一大早,曾衍东就到小南门埠头雇了一只小船,沿着南塘河划向了南仙垟。小船划到现在三垟湿地的西入口,一个叫前里地方的埠头上了岸。曾宅花园就座落在园底村的前里,古称贤里,村在花园外南靠近西边大河的尽头,故名园底。

  曾宅花园主人曾员外,知道曾衍东要来,早已带着一帮人在埠头等候,要搀扶他上轿。曾衍东却挥手谢绝,自己步行去花园。一路上水乡湿地的习习凉风,吹散了曾衍东胸中多日的郁闷。进入曾宅大院,主人忙着奉茶请坐,曾衍东却欣赏起厅堂上的书画楹联来了,看着庭前的花木、假山更是心情大悦。午间当然是大鱼大肉款待,不一会儿曾衍东就酩酊大醉,呼呼大睡去了。醒来后,他又一个人去周边游玩。就这样,曾衍东在这里住了下来,主人虽然很想得到他的墨宝,但也不敢贸然相求,他听说过曾衍东泼墨成龙的故事。

  曾员外心里极想得到曾衍东的佳作,也知道他又臭又硬的怪脾气。于是,小心翼翼地待如贵宾,不但顿顿美味佳肴,还常陪他游玩罗山胜迹,但是绝口不提求画的事情。曾衍东住在这风荷绕院的水乡大宅,解暑消夏确实惬意。心情大好的他,见到院中的山石,就会随手画山石、画草木;看见河乡风物,就画牧童、画泛舟……曾员外一直没有开口求画,反而得到了许多曾衍东的画作。

  曾衍东在三垟湿地消夏的时候,园底贤里附近的杨七圣王殿(俗称七相殿)正在新盖大殿,七相殿供奉杨府侯王杨精义第七子,七相杨国刚。建殿的头家听说七道士曾衍东在此,就忙着去请他前来观光。曾衍东听闻杨精义父子护民爱众的事迹后,就欣然执笔题字。头家就将其制成大匾挂在大殿正中,远近闻名,轰动一时。七相殿曾存有一碑,碑文中就有记载:“时至大清嘉庆,翻新扩建为五间两进之大庙,恰七道士(曾衍东)隐居于此,见旧匾破损难辩,遂挥毫泼墨,重新书额,笔力雄浑,行家赞绝,而名振瓯越,声扬遐迩。”可见实有其事,并非空穴来风。

  曾衍东在曾宅花园、依绿园,在温州多地留下了许多好画,人们将他的画作精心收藏,代代相传。曾衍东作画落款喜题“七道士”为号,其实他并非道士。曾衍东生性落拓不羁,工诗及书画,尤善画人物,市井风情、生活百态皆入其中,举重若轻。在技巧上以笔墨狂放的写意风格取胜。在近代画坛特别在人物画领域受曾衍东影响的画家有很多,比如王震和丰子恺。当代著名画家程十发先生在曾衍东的一本人物画册中写道:“七道士乃青藤(徐渭)后身,诗文词曲皆胜场,且从书画中与世俗相左而现风骚之气。余曰:近人不重曾衍东是一大遗憾也。”

  曾衍东著的《小豆棚笔记》十六卷,是《聊斋志异》以后出现的一部有价值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它取法《聊斋》,在思想与艺术上虽不逮前茅,却远胜于同时问世的《阅微草堂笔记》。

编辑: 陈奕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