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热线:0577-88539042    监督举报:0577-88523479
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  学问  ->  文学  -> 正文

母亲一百岁了

来源: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2022年05月24日

  ■黄伟臣

  我的母亲金国英,又名金美娟,于壬戌正月二十九日(公元一九二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在梓霞乡上金地方(现为丽岙街道梓上村)一个富裕的农户家庭。

  辛丑正月二十九日(公元二0二一年三月十二日),是母亲的第一百个生日。回顾母亲的百年人生历程,还得先说说我外公。

  我的外公金文池,又名金步郎(1879-1941),享年62岁。解放前,外公家有良田、旱田共二十多亩,两座树木茂密的山地,房屋平房七间。房子前后庭院宽敞,家里还开设了小店铺,由于田地多,劳力少,农忙时还得叫人帮工。外公二任婚姻,原配梓霞乡泊岙地方丁氏夫人,因为没有生养,次配梓霞乡下呈地方郑氏夫人(1893-1979)。郑氏夫人享年86岁,生得一女即我母亲。因是单生一女,外公视母亲为掌上明珠,对她宠爱有加,从小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安闲生活。

  母亲的童年是幸福的,这样也难免助长了她的任性脾气,平时做事独断专横,表现得非常强势,但有时也娇气十足。她经常跟大家说外公每次出门办事都问她今天想吃什么,回来时就带好多她喜欢吃的零食给她。不但这样,外公还了解到相邻五炮村黄昌伦公家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人口繁衍,托人为她拜黄昌伦公为干爹。黄昌伦公享年66岁,母亲的干妈林氏安人(1885-1987)享年102岁。

  民国时期,梓霞乡一些有识之士在五社上叶地方借用民房,创办一所私塾学堂,即解放初期五社小学的前身,供比较富裕的家庭子女上学。母亲当时正值豆蔻年华,外公就送她到私塾学堂上学。母亲平时闲聊时对我说,在私塾学堂里学过《早朝》《千家书》《千字文》《三千字文》《百家姓》《弟子规》《二十四孝》等学问课程,她高兴时还能背上几句给大家听听。如《百家姓》里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早朝》中的“太极未判,远现一气,文断初开,乾坤书田,气之轻清,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为地……”她还给大家讲述《二十四孝》中的“董永卖身葬父”“王洋卧冰求鲤”故事,我家亲戚国外来信她都能看得懂,读得出来。母亲现在一百岁高龄了,瓯江潮候几点涨潮几点平潮,她用手指一掐,都能推算出来。母亲可以说是前辈中的学问人了。

  到了母亲婚嫁的年龄,就由外公和她干爹商议,为母亲以招夫入赘的方式,将干爹家的小儿子黄长康过户为上门女婿。1939年成亲,1940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生育了我。外公当时非常高兴,但天有不测风云,1941年六月初六日,外公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了,母亲当时才20岁。她的堂兄为了争夺我家财产,认为我父亲是招夫入赘的老实人,叫上几个人,气势汹汹地过来,意欲把我外公的棺材盖子拿走,不让下葬。母亲表现十分坚强,强忍泪水站在那里。后来在母亲的娘舅及众亲戚的调解下分给那堂兄一座小山,才把外公的丧事给办了。

  自从我外公去世以后,母亲便撑起了这个家,一家四口,日子过得还算平稳,1948年9月送我到五社学堂上学读书。1949年全国解放,实行土地改革,我家被定为中农,原有田地、山林树木全部归公于集体所有,再按照人口基数分到了应有的田地,由父亲自己耕种,并负担政府的农业税,这样大家家的生活就没有以前那样富裕了。真是祸不单行,1952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父亲因患了伤寒病医治无效去世了,英年早逝,享年仅36岁。当年我才11岁,母亲29岁,还有一个年长的外祖母。上有老,下有小,顶梁柱塌了,在丧父失夫的困境下,母亲一直没有改嫁,挑起家庭重担,一家三口相依为命,千辛万苦。

  母亲是受过教育的人,认识到常识的重要,她不仅给了我生命,含辛茹苦把我抚养成人,还继续供养我上学。记得我十四岁那年,考上了瑞安中学,在校就读三年,母亲每隔一个星期就来学校看我,给我送这送那。当时交通不便,每次都是徒步行走,翻越三都岭走到学校,由于走的路程太长了,母亲的脚上都磨出了血泡。走的次数多了,我班同学都认识母亲,这就是伟大的母爱。

  1957年,我从瑞安中学毕业后,1958年3月就参加了教育战线工作,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兢兢业业一干就是43年,直至2001年1月退休。自从母亲给了我生命,抚养我成人,帮我成家立业,一路坎坷,从原来相依为命的三口之家,现在繁衍到二十六口的大家庭,子孙绕膝,五世同堂,其乐融融,大家庭和谐、温馨、团结、友善。我已是八十二岁高龄的人了,可在母亲心中还是个孩子,没错,“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在家里还能喊一声“妈”,得到母亲的疼爱是多么幸福啊!

  百善孝为先,大家全家对老人家都非常孝顺,经常买穿的买吃的送给她。母亲逢人就夸:“小时候我爸出门办事回来都会买好多零食给我,现在孩子们经常买穿的吃的给我。我吃都吃不完,感到幸福满满。”在她老人家一百岁生日那天,大家在丽岙宏都大酒店为她祝寿,街道、村领导和亲朋好友300余人前来庆贺。孩子们自编自演节目,丽岙退休教师合唱团的几位老师上台演唱助兴,场面非常热闹,母亲拍照时配合得很好,还专门制作一本相册作为留念。

  母亲真的非常高兴,事后她说了一句发自内心的话:“我这辈子的辛苦值得!”

编辑: 马慧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